亦来云陈榕:区块链的基本概念不清楚是当前最大问题

对此,陈榕说,记清楚了有多少个版本在网上流通,这只是故事的一半,只是硬币的一面。他反问道:“你发行了,你也不防盗版。你觉得你能发,你就能卖动吗?你要想卖动,一定要防盗版。”

亦来云团队在努力实现一个让个人拥有数字资产的梦想。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

他说,区块链逻辑上就是一个账本,跟一个人记一个账本是一样的。一个人记,是一个账本,一万个人记还是一个账本,只是一万人记的账本可信度更高。所以区块链是用来解决信任问题的,而解决信用问题的手段就是通过各个节点的共同验证来实现的。既要损失效率实现信任,又想要运行速度快,这明显自相矛盾,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

下一轮:下半年开启

图片 1

说到最后导出必须重新设计互联网,必须重新制定元数据驱动的编程模型。亦来云是一个区块链驱动的
“可信互联网项目”,不是ICO项目,也不单单是区块链项目。说破天,世界需要安全、可信的互联网。

众所周知,区块链是一个传递价值的手段。区块链之所以可以传递价值就是因为基于一段双方可信的代码,是一个程序,包括开源的比特币代码。正是基于此,陈榕提出,如果要做到防盗版,就需要把生产出来的内容打包成一个可执行代码,也就是一个小的程序,只有拥有相应的密钥才可以运行该程序。而且,这个程序并不通过第三方应用来运行,可以直接在操作系统上运行,由该操作系统通过区块链确权。

基础服务包括去中心化域名服务、去中心化计算服务、去中心化存储服务。为开发去中介化新应用程序提供基础性的支持。在这样的环境里,用户可以拥有自己的数据,拥有自己的计算,充分保护用户隐私。同时,也可以随时把自己的设备通过亦来云区块链租借给他人,根据计算量、存储量获得对应的亦来币激励。

区块链网络拥堵似乎是当前区块链发展的一大瓶颈。一条公链的TPS似乎已经成为了衡量其是否优越的一个硬性标准。在人人追求TPS的大环境下,陈榕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小孩一样喊出了“追求TPS是伪命题”的呼声。

搭建亦来云公链Elastos Chain

陈榕说,无论多大的公司,包括华为和阿里现在做的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物OS”,而不是“网OS”,而“物OS”之间没有本质差别,都不管网,只提供一个上网的接口。他解释说,由于操作系统不管网,上网的事情就全由第三方应用来执行,万一中了病毒或者密码被盗,操作系统可以完全推卸责任。

图片 2

追求TPS是伪命题

图片 3

传递价值就是传递程序

亦来云区块链设计采用主链加侧链的分层架构模式,所有智能合约、应用都运行在侧链上,用户通过亦来云操作系统,可以很便捷地开发出安全的去中介应用。在不使用亦来云操作系统的情况下,通过Elastos
Runtime,可以开发出同样效果的基于Android、iOS、PC、Mac等的传统的有中介应用。同时也会建立亦来云应用商店,分发去中介应用。

正是因为操作系统不管网络的事情,所以让各个应用在为用户提供服务时有了作恶的可能。陈榕说,虽然不能说应用一定会作恶,但是无法保证其一定不作恶,所以“亦来云”的主要思路就是打造一个“网OS”,让操作系统来代为收发所有远程网络请求,不允许第三方应用、服务、物联网(IoT)设备染指互联网,杜绝应用在充当中介时作恶的可能。

然而,“区块链只是一台计算机”。互联网上任何满足某些技术规范的单体硬件计算机,无需任何人批准,可以加入一个区块链网络,成为该区块链网络的一个节点,参与验证及备份其分布式总账,与其它节点共同组成一台抽象的区块链计算机。区块链计算机的定位更像互联网里的“定海神针”,解决了互联网上的数据确权和信任问题。定海神针可以有多个,实现技术亦各有千秋。因此,需要把区块链与互联网真正的结合,构建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才是智能经济赖以全自动运行的关键。

同时,这样做还可以防止应用数据作假。陈榕说:“媒体播放器播了100万次,还是播了1000万次,它不告诉你。如果你自己跑,给自己的云盘记个数,你要发手机广告你就自己放。”

1992至1995年他全程参与微软研究院多媒体操作系统策划及实施,1998至2000年早期参与微软新一代网络操作系统“.NET”的策划及基础面向服务(SaaS)技术研发。期间他可以说见证了互联网从兴起到繁荣的整个历史,使他能够长期深入思考未来互联网以及物联网的安全操作系统的一些基本特性,包括数据安全、数据身份认证和确权、数字经济生态等问题。

在白皮书中,“亦来云”被描述为“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看似一句普通的描述,背后却隐藏着颠覆性的思考逻辑。操作系统发展了这么多年,尽管在不断更新迭代,但是始终无法逃出设备OS的框架。

图片 4

陈榕多年的专业研究以及丰富的从业经历使他对区块链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也能够看到当前区块链发展的一些问题。正因如此,他才敢说“现在整个区块链世界,混沌未开”,才会对“亦来云”的发展充满信心。

区块链的一个典型应用场景是溯源,然而陈榕认为最该溯源其实是互联网的ID,包括用户ID、网站ID等,来避免恶意节点的攻击。Elastos
Chain公链计算机相当于是一个放号(给予全球唯一ID)中介,来给多个区块链放号,以弥补互联网上没有公正放号的空白。

过去几十年,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让传输数据变得非常方便、快捷。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盗版大行其道。虽然当前有很多团队都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了版权管理的项目,对版权管理有一定帮助,但是防盗版仍然任重道远。区块链的账本能够记清楚数量,也可以做到确权,却无法防止盗版。

图片 5

从物OS到网OS

陈榕开场就说:亦来云项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去中介卖二手电子书,因为倒卖二手电子书是数字智能经济的试金石,就像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是从傻子瓜子开始一样。在传统互联网里摸石头过河,从寡头控制为主的经济生态,补充以个人之间的市场经济模式——这是我一年多前,起名亦来云项目代号叫“蛇口”(Snake
Jaws)的初衷。

如今,年过半百的陈榕在做了半辈子的操作系统后,顶着一头略显花白的头发再次站在了区块链的风口浪尖。他讲起自己一手打造的“亦来云”时,依然神采奕奕,在区块链浪潮中劈波斩浪的勇气丝毫不减当年。

用一台区块链计算机来支撑互联网生态应用是链圈最大的迷思,且不说区块链计算机为了达到共识,相互验证,效率极其低下。

陈榕,毕业于清华77级计算机系,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清华毕业生。20世纪80年代,他凭借出色的表现留学美国,开始钻研计算机体系结构和操作系统。上世纪90年代,陈榕加入美国微软的研究院操作系统组,亲眼见证了冲击整个世界的互联网浪潮发迹史。

已融:天使轮(三千万美元)

同时,他也反对在区块链公链上运行应用。他说,公链真正要做的是信任,而建立信任其实是以速度、效率为代价的,公链本身不能跑应用,高效的互联网才是跑应用的最佳选择。他认为,区块链和互联网的最佳结合,是用区块链搭建互联网底层信任体系,而应用则由云计算的虚拟机承担,虚拟机在网络上运行。

生态应用去中介就是商业问题了,减掉中介操控,减少中介分成,使智能经济运行效率更高。

陈榕解释说:“一台计算机可以有四核、八核,都是一个操作系统管。‘网OS’就是你可以想象互联网上几亿个核也由一个操作系统管,就这个思路。”

不少人推崇区块链技术能构建“价值互联网”。

陈榕解释说:“就好比找账房先生记账,一个账房先生你又信不过,你找来仨账房先生,然后问,怎么三个人不如其中的某人记得快?仨人总得浪费时间去对账,他们合起来根本不可能比一个账房先生来得快。就算仨账房先生跟一个账房先生一样快,你还让他们以一当十,跟阿里云上万个中心化分工合作的账房先们生去PK。这就更不靠谱了。”陈榕说,当前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就是连基本概念都没搞清楚。

说起亦来云项目,其实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始。2013至2016年,针对工业物联网安全问题,陈榕带领150人团队,设计并实施亦来云(Elastos)网络操作系统战略,包括亦来云点对点(P2P)网络及亦来云OS(ElastosRuntime)测试版,运行于其自主设计的智能路由器及Moto手机,初步拥有了亦来云网络操作系统雏形。

图片 6

图片 7

要想实现智能经济,必须要有各种各样能满足需求的生态应用,包括有中介、去中介等各类应用,如PC互联网里的网站、电子书、游戏等。然而回到陈榕一直信奉的理念:一台计算机不能同时、最优地支持多个框架、跑多类应用,“是游戏计算机还是科学计算计算机?你得说清楚”。一条区块链计算机上的很多应用对一个人也许够用了,但对社会群体就不够。只有让互联网上各类计算机、区块链计算机各司其职,才能发挥其最大能力。

早在比特币刚出现时陈榕就有所接触,但直到去年3月他感到区块链技术成熟,才开始认真读文章、走访创业公司,试图把区块链技术融入亦来云。

基于当前的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迄今还没有可以跟主流应用媲美的去中介应用。这是因为逻辑上的区块链计算机虽然是图灵等价的,但其计算能力、IOPS等关键指标都比较弱,区块链已经不堪重负。

岗位名称:软件开发工程师

在融资方面,亦来云前身已经完成富士康等知名企业的投资三千万美元,开发了四年,产生上千万行源代码,其中四百余万行原创代码,后来由于没有遇到适当的市场窗口期而暂停。

亦来云整体架构

陈榕本人坚持的理念在于:区块链不是互联网,也无法做生态,一条区块链只是一个总账本,概念上是一台计算机。在此之上可以构建一个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利用网上各类计算机来实现不同用途。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