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快讯第壹个人冯军:欲创设区块链圈《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股票报》

初见冯军,下午四点钟他依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紧盯着电脑,神情凝重。

冯军很忙,不停地开会,以致金色财经的采访被推迟了两个小时。

他已经小忙了一阵,心里却惦记着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再叮嘱一遍。与博链财经记者寒暄过后,他说再去安排几个事情,然后开始我们的采访。

忙碌过后,初见冯军,被他的年轻惊到。这个区块链媒体行业的先行者和领军者,生于89年,能勉强去抓90后的尾巴。他曾打造区块链媒体快讯模式,被称为“区块链大做快讯的第一人”。

作为国内区块链媒体“传奇人物”的冯军很忙,一个半月之前,他离开了以快讯起家的《币世界》,在他看来,目前大部分区块链媒体都是在割韭菜,并非促进行业的发展;而且新闻也远不止快讯,还可以做更多;他最看好未来区块链金融的新闻市场,也致力于做一个区块链圈的《中国证券报》。

冯军虽年轻,从业时间却不短。

国内为数不多的调查记者

图片 1

业内人士对他的了解只是停留在“区块链快讯第一人”这一个点上。却鲜有人了解,80末尾出生的他,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学专业科班毕业以后,一直扎根在国内主流媒体做了将近十年的调查记者。他先后在《经济观察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腾讯财经等知名媒体工作。

他提到自己近十年的媒体经历,从《经济观察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到腾讯财经,是国内少有的调查记者——“我爸是李刚”、“雷政富不雅视频”、“红十字总会秘密仓库”、“北京暴雨失踪者”这些著名报道都由他首发。

怀揣着新闻理想,大四就在有着“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之称的王克勤的部门实习,独家撰写了《我爸是李刚》,深度完整的报道了整个事件,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在这之后的2012年,他报道了一篇质疑北京711暴雨失踪者人数的文章。后来又先后出了《重庆雷政富贪官不雅视频》、《红十字会的秘密仓库》等对当时产生巨大社会影响力的深度新闻报道。

冯军身上夹糅着一些错配了年龄的理性和冷静,你甚至需要花费时间,让他的表情呈现温和。

图片 2

不过,不苟言笑的表情下,又隐隐透出他属于年轻人的那一面——对新事物接受无碍及极度的敏锐和果敢。

调查记者的生存环境发生变化以后,2013年到2017年之间,他一直在腾讯网产经资讯部,前两年在腾讯财经,负责《棱镜》等栏目的深度内容,主要关注政经类和上市公司,2017年转岗到腾讯科技,关注互联网金融和创投等领域。

看准机会,熊市入场

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区块链

2016年底,冯军还在腾讯财经,无意间在同事刘鹏的桌子上看到一本书。书名言简意赅,只有三个字——《区块链》。

在腾讯同事刘鹏的桌子上,冯军偶然看到了一本叫《区块链》的书,刘鹏说区块链值得研究一下,推荐他看一下。从那时起冯军对区块链和比特币有了很强烈的认知。

他第一次对“区块链”产生了好奇,向同事借走了这本书。

他说他对区块链是充满信仰的,以后所有的数据、资产都能够上链,区块链的落脚点在金融领域,资产可以数字化,从上下游、各个产业链,到各个环节。在这之前他已经有了三年的炒股经验,他也开始投资炒币。

种子开始种进冯军心里。

工作采访中他很早就接触到徐明星,杜均、张健等人,2017年他撰写的一篇文章影响了国内交易所行业的发展,也获得了非常多的认可。

冯军继续去跑科技口,却仍未停止关注区块链。

2017年7月,杜均找到冯军希望他加入金色财经,“金色财经在去年六七月开始做,从做石油、外汇报道转型过来,还没有竞争对手。”冯军回忆到,“94以后很多项目承诺退币,比特币的价格也从四五万,跌到了一万多,当时是熊市,很多资本和项目都打了退堂鼓,自己拿投资做媒体的事情也不了了之。”

他一直炒股,了解比特币后,就把股市的资金全部撤出,买了比特币。

合伙创办《币世界》

但炒币过程中,冯军发现了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

后来冯军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传统媒体,在2017年9月合伙创办区块链媒体——《币世界》,独挑大梁负责整个内容线的运营与编辑工作,凭借多年媒体人对新闻的敏锐嗅觉,以快讯为内容的切入点,使得《币世界》迅速崛起为区块链行业的头部媒体。快讯也很快成为币圈人士关注的焦点与必看的内容。

那时还没有真正的区块链媒体,项目方真真假假的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小密圈里,有人P一张图发个假消息,就能拉盘。

“我们当时对《币世界》的定位是要做币圈的同花顺,先从消息面切入,我在之前炒股经常看《财联社》、《华尔街见闻》的新闻,感觉这种形式很好。”

行业粗放导致传销风气日盛,鱼龙混杂的消息从各个不正规端口冒出,炒币者很难判别,最终被割韭菜,损失惨重。

内容团队从只有他1个人发展成为了20多人的团队,在年后区块链全面爆发,很多传统的知名门户媒体人也加入区块链行业,基本上工作日每天要出150条快讯,周末出70条快讯,7*24小时无休,“基本上从上午十点上班,一直盯到凌晨一两点钟。”
冯军回忆在《币世界》的时光。

于是,冯军渐渐萌生了要做区块链媒体的想法。

冯军对快讯的内容质量要求其实更高,当时定了‘快、准、全’三个标准,快,三分钟;准确,报道专业;全,全面;能够及时反馈市场行情、政策、行业动态等内容。

直到2017年6月份,金色财经开始转做区块链资讯平台,但行业内还没有更多媒体。

关于快讯对数字货币投资的重要性,冯军认为,“快讯固然重要,但目前圈内的快讯越来越不像新闻。“2017年9月份刚开始做快讯的时候,一个假消息,它都能影响币价的涨跌,项目方也开始利用快讯做广告,现在的快讯也不像新闻了,变成了一种信息发布的模式。

冯军盘算,区块链行业足够大,自己做新闻也有经验,做起来应该相对容易,便果断跳出腾讯。2017年9月,他成为《币世界》合伙人,负责内容业务。

区块链媒体创业的下半场

“九四”之后,币圈行情步入低谷,身边人面对已经冷却的市场,对他的执着进入表示不解。

冯军认为,区块链媒体对媒体人要求更高,传统媒体报道板块分工的比较明确,科技口就科技新闻,财经口就跑财经新闻;区块链结合了金融与科技,做科技的要懂金融,懂金融的,要懂技术。

与许多传统媒体人不同,冯军似乎没有经历过对区块链、比特币认知转变的过程,而是一直坚定地认为行业大有可为,他始终是比特币的“信仰者”。

相对于传统媒体,区块链媒体变现快,区块链媒体可以参与投资,参与币的额度。在冯军看来,目前所谓的区块链媒体基本上都属于自媒体或资讯平台,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媒体。

对于他的媒体为何更偏币圈,冯军对金色财经解释说,区块链改造的是生产关系,涉及到许多层面,比如哲学、政治经济学、通证经济等,涉及改造商业、改造企业运行模式等,但最终落脚点仍在金融。

受过专业训练的媒体人做新闻,就涉及到它是怎么发生的,它发生的过程,为什么发生,用户该这么做,快讯、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冯军认为,区块链媒体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将有一批不够专业的自媒体死掉。

冯军对于区块链媒体发展有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认为,区块链媒体应当解决用户的根本需求。一些高端访谈、人物故事虽然有价值,但属于用户的低频弱需求。

“最大的市场需求应该是金融市场的报道,与市场需求直接挂钩,为用户服务,ETF、量化交易这些金融的玩法,对用户有指导意义的,比如说ETF怎么玩,投资方怎么进来,识别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去主打一点。”

当然,只做短消息类的快讯并不够,这也是冯军后来离开币世界的原因,他希望打造一个更加专业的媒体。

未来市场需要一个像股票市场《中国证券报》这样专业、权威的区块链金融媒体。

“快讯能解决什么问题?它解决的是发生了什么。但这个事情为什么发生,发生的过程是怎样的,背后有什么故事或原因,这些是快讯解决不了的。”冯军称,他仍然想做一个专业的区块链金融媒体。

区块链媒体的社会责任

进入今年下半年,冯军敏锐地感觉到,他身边的一些传统媒体朋友,尤其是一些金融记者开始跃跃欲试,他坚信,这些专业媒体人进来后,会在行业中大有作为。

冯军透露,看过很多项目的周报,30%的支出花费在市场公关方面,这和股票市场公关大相径庭。区块链本身是社群的玩法,共识就需要载体去传播,媒体肩负着传播区块链社群共识的角色,而媒体在这个行业,主要是依附于行业,很多自媒体都是收费的。然而,这个行业需要还原新闻本来的面目,做一个公共媒体,回归新闻本来的样子,行业才能更加壮大,也是区块链媒体的社会责任所在。

而他身边一些科技圈、创投圈进来的媒体人,最早一批进入,很多却无功而返。

对于媒体内容的把握上,新闻也是一个技术活,基本的原则,客观中立,表述事实不发表观点,对用户负责。媒体还要具备一定的舆论设置的能力,在舆论层面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做好区块链媒体并不容易,传统媒体to B,区块链媒体to
C,玩法不一样。”冯军对金色财经说。

目前的区块链媒体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收广告费、利用内部消息炒币获利,参加额度投资、举办活动。但真正的媒体应该是一种影响力经济,要有公共属性。以金融行业为例,东方财富、《上海证券报》都可以变现,获得用户足够的信任,它们具备公共属性以后,用户、交易所会为这些媒体买单,赚得钱是要更加正当一些。

“区块链大做快讯的第一人”

对于数字货币投资,冯军认为,做短线的话,收益没有那么高,长期看好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值,而二级市场投资他认为将会越来越正规化。

冯军结合炒股投资时的三个面:基本面、消息面、技术面,主张从消息面切入去做快讯。他到财联社学习,请教他们如何做快讯。那时,已经有媒体零散做起快讯,但真正大做快讯的,则是冯军。

冯军一直强调,要解决用户的高频强需求,这也就决定了消息面上新闻和行情传递的短平快。果然,快讯形式出来后,传播效果非常好,各家媒体也都开始将快讯作为拳头产品。

要做好每条几十字左右的快讯并不简单,冯军对编辑的要求是,看到一条新闻后,三分钟之内要编辑成快讯发出去,并要求将行业里所有大的币种一网打尽。速度质量并举,这就有了难度。

冯军认为,快讯的难度不亚于去做深度,市场瞬息万变,光靠机器抓取完全不够,处理速度和规范标准也很重要。每个人进入时背景不同,但快讯需要流水线生产。确保产品合规合格有一定难度,比如哪条该写,哪条不该写,哪条该推送,哪条不该推送,都要有自己的思考在内。

冯军甚至把最优秀的人放在这个岗位上,还为他们定了期限——一年时间锻炼。他认为,一年后,他们才有可能做好快讯。

冯军认为,媒体应该是行业的良知。因此,他要求媒体报道客观中立,消息发出之前要去求证,项目方发假消息割韭菜时,冯军甚至帮忙维权。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