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商IPO困局:嘉楠耘智下调募资金额,比特大陆负面缠身

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在 5
月提交香港上市计划的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资金筹集目标是从今年早些时候的
10 亿美元,降低到至少 4 亿美元。

图片 1

此外,一同准备香港
IPO
的其他两家矿商:亿邦国际与比特大陆,分别于
6
月份、预计下月提交上市计划。亿邦国际的筹集目标是至多
10
亿美元,比特大陆则计划筹资至少
30 亿美元。

近日,针对是否将冲刺科创板,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表示,“都有可能”。

图片 2

此前,嘉楠耘智曾三次闯关资本市场,分别在A股、新三板、港交所先后提交上市申请,均以失败告终。实际上,与嘉楠耘智并列世界三大矿机生产商的比特大陆、亿邦国际也都曾遭遇资本市场的“闭门羹”。

嘉楠耘智此次调整
IPO
募集资金,一定程度上似乎正在证明人们的猜想:数字货币的下行、产品线单一且前景未明的转型之路、监管政策收紧等一系列因素,都在加剧着矿商们上市之路的风险。

多位投资人表示,资本市场对于优质的矿机公司,尤其是三大矿机生产商,既看重其技术能力、间接投资数字货币市场的机会,也由于这个行业特性而矛盾重重“望而却步”:这个行业投资周期性强、难以找到合适的计价方式、政策风险高、缺乏区块链技术落地场景。

据截稿之际的最新数据,比特币目前交易价格为
6,729 美元,相比起 2017 年 12 月的峰值 18,690 美元,下降了 64%
。熊市带来的蝴蝶效应是:矿业本身的盈利能力也在下降。根据数据分析和钱包提供商
Blockchain.info 的数据,日采矿收入比去年 12 月下降了 77% 。

因此,不仅在科创板,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矿机生产商上市都很有难度。

比特币价格的暴跌与产品线的单一使得矿商早早寻找转型之路,除比特大陆加速
AI
芯片的行业布局之外,在已公开的招股书当中,嘉楠耘智与亿邦国际都强调了其技术应用于其他尖端领域如
AI 芯片、5G
电信网络的潜力。但据目前来看,相比于扎根已久的AI公司Google、Nvidia,矿商们的AI芯片赶超仍然为难。

矿机生产商面临的另一挑战是,市场发展已到瓶颈期。目前三大厂商不约而同地宣布将转型侧重AI芯片研发。专家分析称,在集成电路的设计能力和工程经验上,矿机生产商的确有技术积累,然而,在算法优化等领域,还需加深理解。

而引起担忧的不仅仅是比特币的价格,熟悉
IPO
的人士表示,监管审查和香港
ipo 今年表现不佳,是另外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矿机商登陆科创板难度大,专家给出几大原因

今年 1
月,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通知各地逐步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企业。近期,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
“虚拟货币” “区块链” 名义
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重敲有关炒作数字货币、区块链概念的非法集资行为。作为数字货币产业链中的上游,也时刻头悬监管之剑,而一旦成为上市公司,也必将面临更严格的审核。

科创板会是嘉楠耘智的最终“归宿”吗?多位投资人、业内专家表示,包括嘉楠耘智在内的大型矿机商,因投资周期性强、难以找到合适的计价方式、政策风险高、缺乏区块链技术落地场景,很难在科创板上市。

连同加密货币价格下行的,还有港股的市场情绪,估值从早期的 1000
亿美元跌落至 534 亿美元的科技公司小米显然证实了这一点。

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表示,矿机生产商,本身还是IC
设计企业,客观上是符合科创板的定位的。同时,从市值和营收数据上看,也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5。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第二季度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显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以矿机生产商的身份,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代表首次上榜,其中比特大陆估值700亿元,嘉楠耘智估值200亿元,亿邦国际估值为100亿元。

除下调资金筹集目标的嘉楠耘智之外,近期争议缠身的比特大陆日子也并不好过:今年8月曾传腾讯、软银投资
Pre-IPO
融资,后遭出面否认、最新的矿机
S9
遭神马矿机赶超、最近则深陷BCH危机。种种情景,不禁让人担忧,曾单靠矿机售卖业务创造亿级盈利神话的矿商们,这次能成功度过上市难关吗?

翻阅三家公司港交所招股书发现,
2015年、2016年、2017年,比特大陆营收分别为9.41亿元、19.04亿元和173.02亿元;嘉楠耘智营收分别为4769万元、3.1587亿元、13.08亿元;亿邦国际公司营收分别为0.92亿元、1.2亿元、9.79亿元。

图片 3

“但实际上,资本市场对待矿机的态度一直是很矛盾的”,于佳宁说。

首先,很多投资机构“眼红”于投资数字货币带来的巨大收益,但由于政策等原因没办法直接投资,而投资矿机相当于间接投资数字加密货币市场,随着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价格上涨,自然带动矿机公司价值上涨。

“同时,优质的矿机厂商,尤其是三大矿机厂商算是很好的IC设计企业,未来也有延展到其他行业的可能性,具备市场前景。
”于佳宁补充。

然而,他认为有两点原因令资本市场“望而却步”。第一是矿机是周期性投资,会随着数字资产的价格波动而变化,反映到股价上有极大可能会大起大落,传统的资本市场很难做价值判断。

第二,矿机行业的特点是大部分收入并不是法币,而是比特币等数字资产,而这类资产的定价体系更特殊,目前很难找到很好的计价方式来反映到企业的估值测算、资产负债表上,这就会造成不同投资者对业务价值不同的理解,会增加相应的投资风险。

达晨创投负责科技领域的投资人温华生对记者表示,他更担心的是“政策红线”。在他看来,挖矿虽然不会直接发币,但“起码会对发币的公司有帮助,是助推其货币替代国家法定货币,很难得到国家支持”。

“即便是以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其他行业,监管层也可能会担忧它上了以后,就发力做比特币。”温华生推测。

而安信融资本合伙人步日欣也表示,不仅现在,未来矿机厂商也很难登陆科创板。他给出的原因是,这些企业收入来源主要是矿机销售、矿池联运、矿场服务、自营挖矿等业务,而在实际的区块链应用落地上,尚有欠缺。“我认为他们倾向于炒概念的”,步日欣表示。

矿机在国内外资本市场均难上市,三大厂商都曾吃“闭门羹”

图片 4

矿机商不仅在科创板难上市,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均是如此。

“我不评论IPO,是不允许评论的,我觉得都有可能性”,5月18日,在被问及是否考虑科创板时,张楠赓如此回应。然而,在A股、新三板、港交所先后对其关闭IPO大门后,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所剩的“可能性”实在不多。

2016年6月,在成功研发出28纳米芯片和16纳米芯片后,嘉楠耘智瞄准A股市场,试图成为区块链第一股。公开资料显示,当时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宣布拟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100%股份,但因有“借壳”之嫌,以及存在对赌协议等原因,被深交所多次问询,在接连收到两次问询函的三个月后,鲁亿通以证券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等为由宣布终止收购。

2017年8月,嘉楠耘智申请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但是又遭到全国股转公司与券商前后三轮反馈问询,要求其解释其商业逻辑、可持续经营问题等,最终也没有实现挂牌。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