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能接受一家发币的交易所借壳上市吗?

博链财经9月1日消息,据火币官方内部文件显示,8月27日,火币集团董事长CEO李林亲自签发了关于辞退胡天敏、吕春泉的内部通报。

内部管理混乱,顶风 ICO
投票上币,这家挑战监管的交易所真的能够在港交所借壳上市吗?

图片 1

8 月 28
日,火币董事长李林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01611)73.73%
股权的消息被曝出。根据港交所的信息,李林代表的火币集团收购桐成控股约
2.16 亿股,占已发行股比 71.67%。媒体报道显示,按照每股均价 2.72
港元计算,为这次「借壳上市」,李林需要支付约
5.87 亿港元(约合人民币 5.11 亿元)。

通报指出,“集团交易所事业部-Pro交易所运营部渠道运营组总监胡天敏作为部门管理者,对部门拆单付款负有付款审批责任。同时,在部分渠道供应商联合欺诈渠道推广费用的过程中,胡天敏也负有付款审批责任。以上行为均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对此,公司决定对胡天敏、吕春泉做出辞退处理,即刻生效。”

图片 2

资料显示,胡天敏200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曾就职于百度等互联网公司。

(要约方(火币)的简化股权结构图)

图片 3

桐成控股的声明中提到,交易于买卖协议日期完成,这意味着火币或很快完成借壳上市,成为国内首家登上资本市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受此影响,8
月 30 日桐成控股复牌暴涨 70%,达 5.24 港元,市值飙升至 15.76
亿港元。公告显示,要约人(火币)将帮助桐成控股改进运营并加入区块链技术,在数字资产领域进行拓展等。

早在7月初,博链财经报道称,火币集团COO朱嘉伟在一次公开活动上高调宣称,针对投票上币贿选等行为,火币将开展多维度的“反腐行动”,以业界行情为基准,审查上币成本,同时将进行内部反腐,规范管理,至此,火币“内战”正在开打。

同一天,火币旗下 HADAX
交易所也完成了内部反腐整改后的第二期上币投票,三个区块链项目成功晋级、Token
将登陆 HADAX 交易所进行交易。

而就在 3 天前,国内颁布了继 2017 年「9.4
事件」后更严格的区块链金融监管文件。银保监会联合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共同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明确了通过发行「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行为,是炒作区块链概念的非法集资、传销、诈骗。

相关部门也开通了举报入口,区块链非法集资、传销和诈骗进入官方严厉监管阶段,火币、HADAX、OKEx、币安、Bigone等交易所成为文件中的重点监控对象。

监管方再次确认虚拟数字币相关交易的违法属性,火币却一边借壳上市在资本市场进行运作寻求金融政策上的合规,一边通过平台币和新项目
ICO 融资不断试探监管底线。

资本运作:地主家还有多少余粮

交易所暴利的说法由来已久,此次火币为借壳上市豪掷超 5
亿元足以证明交易所的资金实力,但在持续近半年的熊市背景下,交易所的余粮能否满足火币此次的资本运作和后续扩张呢?

根据 4 月 16 日火币官网发布的回购公告,每季度将拿出收入的 20% 进行回购
HT。2018 第一季度,火币回购 933.29 万个 HT,由此可知火币一季度收入近 5
亿元。据《碳链价值》报道,火币团队从年初的 200 人扩展到如今的 1300
人,业务从交易所一路扩展到矿池、钱包、资本、孵化器、基金、公链、研究院、实验室等等,从单线作战到接近
10
条线同时推进,这对于这家创业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压力来说,可谓空前巨大。

火热的交易所业务从 4
月开始极速下滑,受影响不仅仅是火币一家。根据非小号数据,3 月 31
日当日,火币的成交量为 81 亿元。但受熊市影响,4
月至今交易所交易量整体呈下降趋势,火币从 4 月 1 日的 62 亿元,降至 8 月
28 日的 40 亿元。降幅近 35%
所对应的是,交易所的手续费收入急剧下降,其他业务线条除了基金和资本外,几乎没有贡献收入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HADAX 以及官方指定的投票 Token
HT,成为火币的收益来源之一。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统计,火币 HADAX
上币变相缴纳的手续费高达数千万元。在业内不少人看来,HADAX
其实是是火币内部混乱管理的产物,其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指标而圈钱。

事实证明,HADAX 上的项目不仅高风险,而且质量很差。截至发稿,HADAX
上线的所有项目都处于濒临破发状态,大量投资者被套牢,不少项目方也在这场圈钱骗局中丧失信心。

此外,HADAX
交易所还多次被项目方指责内幕砸盘、收割项目方。今年 6 月初 HADAX
上币项目影链主动曝光 HADAX 的收割行为,文章《5 大项目方曝光火币 HADAX
无底线砸盘收割项目方》指出,INC
采取的是锁仓机制,目前还没有个人用户达到两百万数额,而交易所却有这样的账号出现并进交易,指责平台在背后砸盘割韭菜。

五大项目方也联合指责火币,通过内部设置多个数据账户修改后台交易数据来进行抛售,无底线砸盘后,再在低价接回来。最终,这次撕逼事件以影链项目负责人公开道歉后,火币退币、项目退市收场。

*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从 HADAX 第一批上币的某项目方了解到,HADAX
上币的费用让该项目元气大伤,目前该团队在出掉自己手中的部分存货后便不再拉盘,项目仅剩的一名开发人员也已离职。近期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将深入报道这个即将跑路的项目。*

交易所在虚拟数字币交易中的强势地位可见一斑,HADAX
的混乱也暴露了火币管理混乱、内部腐败的问题。

在新投资者不再入场、青黄不接,交易量下滑严重只剩机器人撑场,项目方认清现状后,火币的收入可想而知开始大幅度下降。再加上业务线条增加、海外业务的扩张、团队人数激增,运营成本也水涨船高。

竞争对手并没有放弃竞争,火币极有可能掉出第一梯队。7
月份的火币有几条路可以选:

1、继续运营下去,假装无事发生;

2、积极转型,迎合监管;

3、假意逢迎,变着法圈钱。

火币选择了第 3 条路。

因为腐败问题而改革的
HADAX 交易所

6 月 29 日,HADAX
交易所发布新规则,将超级节点分为两层,常务节点和优选节点:拥有较大权力的常务节点多为传统
VC,失去投票话语权的优选节点大多是 Token
基金。因为丧失了优势地位,沦为二流投票权,这直接使得节点资本杜均和 DFund
基金赵东宣布退出火币 HADAX
超级节点。新旧资本背景的势力分裂就此开始,火币的内部反腐口号也再次打响。

杜均是火币联合创始人,此前被媒体报道称为「集火币项目上线、宣传于一体的大庄家」,此次公开翻脸,倒戈社区自治交易所,并在宣布退出的行文中配上一张黑色竖中指图,不满意味明显。

图片 4

圈内大佬赵东宣布 DFund 退出 HADAX
超级节点后,币信资本和了得资本也相继退出。BlockVC、LinkVC、创世资本等超级节点,也公开表达各自的不满情绪。LinkVC
合伙人张力称「火币有些部门很官僚」。

面对多方的质疑和反对声音,李林回应:「当人拥有没有监管的权力以后,就会变得「官僚」,这是人性。」他表示要将 HADAX
推倒重建,「对用户负责是最重要的事情」。

据内部人士透露,火币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被免职,原 HADAX
负责人被抽调,HADAX 现由火币 COO
朱嘉伟直接负责,据传还有多名高管奖金被取消,不少 HADAX
员工相继离职。火币似乎进入一种肃清和反省状态。详情查阅本篇文章《撕裂中的中国币圈》。

火币内部的失控和腐败在
HADAX 上线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在第一批 HADAX
上币项目中,前三名的项目花了超过 4000
万人民币的上币费(HT),而这三个项目都在归零的路上。

图片 5

这种变相地使用平台币进行投票的行为,增加了平台币
HT 的流通和使用场景上,变相地拉高火币交易所的整体市值。

在整改后的 HADAX 2.0 中,相关规则提高了投票者的门槛,由 HADAX
团队定向邀请合格投票者参与投票,即持有净资产不低于
150 万美元(机构)或 45
万美元(个人)的平台用户才有资格参与此次投票。普通投资者从原来可以投票支持喜欢的项目到被限制参与,投资者已经失去了选择他们喜欢的项目的权利。

HADAX 用「锁仓」为自己留了条后路。此次投票激励的 Token
空投给投票者,投票支付的 HT
空投给项目方。为防止项目方跑路,空投给投票者的 Token
激励,和用户投票支付的 HT
都会锁仓,分 12 个月解锁,上币当天解锁
1/3,剩余部分从次月开始每月 1 日解锁,11 个月解锁完毕。

投票上币的项目展示时间仅一周,投票时间也从一周缩到了 1
小时,非常仓促。最终,只有得票前两名的项目可以上 HADAX 进行交易。

看到这里,你应该差不多明白了,HADAX
改版之后的投票规则最大的受益方仍然是火币。其对投资者投票资格的限制,项目方空头奖励锁仓
HT 的限制,投票所消耗的 HT 返还期限限制,都缩减了 HT
在整个市场上的流动性,从而推高 HT 价格。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